世界互联网大会

网络主权:理论与实践(2.0版)

2020-11-25 18:20 来源:世界互联网大会官网

  四、网络主权的实践进程

  (一)许多重要的国际文件已经确认了国家主权原则适用于网络空间。

  2003年,联合国信息社会世界峰会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就提出“互联网公共政策的决策权是各国的主权”;该峰会2005年通过的《突尼斯议程》强调各国政府在峰会进程中的关键作用和责任。

  2011年和2015年,中俄等国在《信息安全国际行为准则》中,提出“重申与互联网有关的公共政策问题的决策权是各国的主权”。

  2013年和2015年,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在其报告中指出“国家主权和在主权基础上衍生的国际规范及原则适用于国家进行的信息通信技术活动”“国家主权原则是增强国家运用信息通信技术安全性的根基”。

  2015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安塔利亚峰会公报》中指出:“确认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宪章》,适用于国家行为和信息通信技术运用,并承诺所有国家应当遵守进一步确认自愿和非约束性的在使用信息通信技术方面的负责任国家行为准则”。

  2016年,金砖国家领导人《果阿宣言》重申:“在公认的包括《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原则的基础上,通过国际和地区合作,使用和开发信息通信技术。这些原则包括政治独立、领土完整、国家主权平等、以和平手段解决争端、不干涉别国内政、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及隐私等。这对于维护和平、安全与开放的网络空间至关重要。”

  (二)世界各国也在纷纷通过立法、行政、司法等实践活动行使网络主权。

  在倡导和践行网络主权原则方面,中国在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尊重网络主权是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的一项重要原则;2016年通过《网络安全法》,将“维护网络空间主权”作为网络空间立法的根本宗旨;2016年发布《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提出“国家主权拓展延伸到网络空间”,并将网络空间主权作为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将主权原则列为网络空间国际合作的基本原则之一,并将“维护主权与安全”作为参与网络空间国际合作的首要战略目标;中国还在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和开放式工作组、亚非法律协商组织等多边平台明确主张主权原则适用于网络空间。

  在探索互联网发展道路和网络管理模式方面,越南2018年出台《网络安全法》明确将“相互尊重独立、主权、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作为网络安全合作的基本原则,并详细列举了各种网络禁止行为,包括歪曲历史、破坏民族团结、触犯宗教等侵犯国家主权、利益、安全的行为。欧盟于2020年2月提出“技术主权”,强化欧盟对网络空间的科技、规则和价值的控制力和主导权。

  在保护本国网络免受威胁、干扰、攻击和破坏方面,俄罗斯于2019年5月出台《稳定俄网法案》(Stable Runet Act),旨在确保俄罗斯互联网资源的自主性与可靠性,在无法连接国外服务器情况下仍能保障俄罗斯网络正常运行。

  在保障本国公民在网络空间权益方面,欧盟于2018年5月实施《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个人数据的跨境流动予以严格管制,并通过个人数据处理活动的域外管辖权拓展其主权边界。

  五、网络主权的展望

  当前,网络空间的发展给传统政治、经济和社会治理结构带来巨大挑战,而网络空间国际法和各国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完备,还不足以应对网络空间日益增多的治理需求。网络主权原则的提出,进一步明确了各类主体的权益,有助于规范政府、政党、国际组织、私营部门、研究团体、社会组织、公民个人等的网络空间行为,促进国家在主权平等、互不侵犯的基础上开展有效的国际合作,为有效应对各类网络安全挑战、建立和维护网络空间良好秩序发挥重要作用。

  一是防范和抵制网络霸权。尊重网络主权,就是要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网络空间发展道路、治理模式和平等参与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的权利。任何国家都不应搞网络霸权,不应利用网络干涉他国内政,不应从事、纵容或支持危害他国国家安全的网络活动,不应侵害他国信息基础设施。一些国家将本国利益凌驾于他国利益及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上,不履行国际法所规定的相关义务,推行长臂管辖、奉行单边主义、构建贸易壁垒,损害他国的正当权益和网络主权,国际社会应共同防范抵制并制定相应制裁措施。

  二是建立更具包容性的国际协调与合作框架。网络主权的本质在于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开放包容。倡导和实践网络主权,并不意味着各国在网络空间各行其是、以邻为壑。各国在网络空间行使主权的实践必然会存在多样性,这种多样性将会长期存在。如何在尊重各国主权的基础上,平衡各国主权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关系,共享数字时代的发展红利,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与稳定,是国际社会共同面对的新命题。

  三是合理把握网络主权原则的适用边界。作为一个以信息技术为基础搭建的人造空间,网络空间具有多维度、多领域、多主体的特征,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地理边界,以属地管辖为主、属人管辖为辅的主权行使方式在网络空间也受到较大的冲击。例如,网络空间的内涵和外延仍然在快速延伸和拓展,主权原则在网络空间的行使需要不断适应新情况新变化,某些权力仍在国家行为体与非国家行为体或机构之间转移、调整、适应。面对潜力巨大的数字时代,网络主权的有效维护与准确行使是国际社会共同面对的新命题,需要各方在实践中共同探索。

  倡导与实践网络主权,并不否认各国政府之外的其他主体在网络空间治理中的作用,并不否定网络空间的互联互通性、必要秩序基础上的信息自由流动性和创新性,也绝不意味着封闭或割裂网络空间,而是要在国家主权基础上构建公正合理的网络空间国际秩序,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希望各国在联合国框架下,加强沟通,平等协商,求同存异,协调立场,在维护国家网络主权的基础上,制定普遍接受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和国家行为准则,凝聚广泛共识,贡献智慧力量,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有序的网络空间。

标签: 编辑:潘洁

声明:

凡注明“来源: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稿件注明来源非本网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