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互联网大会

乌镇:枕水而生 触“网”愈盛

2020-12-10 10:4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叶子

乌镇景色。郁 兴摄(人民视觉)

  “我的家乡乌镇,历史悠久……漫长的岁月和迢迢千里的远隔,从未遮断我的乡思”,这是文学巨匠茅盾笔下的浙江乌镇。京杭大运河流经杭嘉湖平原时,与这个小镇擦身而过。镇内蛛丝河网纵横交错,水运商贸由此而兴。自2014年以来,每年秋冬季节,互联网大咖纷至沓来,最新科技炫目登场。乌镇是谈到互联网时绕不开的一个节点。

  枕水而生,触“网”愈盛。水运网和互联网这两张网,连起了乌镇的历史与现在,也织就了这个小镇的未来。

  千年古镇重获新生

  11月下旬,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召开之际,记者来到乌镇,秋雨淅沥,寒意逼人。

  “来了,今天冷吧?先坐下喝碗糖水暖暖吧!”一进屋,民宿老板潘旭东带着笑迎上来,递上一碗热红豆汤。

  环顾屋内,木质的长条形桌上铺着蓝色印花布,下面摆着烤火的铁盆,木头椅子上系着手工缝制的坐垫。昏黄灯光照耀下,温着姜汤的壶冒出一圈圈雾气。一旁,老板13个月大的女儿正在母亲的搀扶下踱着步,外婆拿拨浪鼓逗她,小姑娘嘴里便咿咿呀呀的,偶尔还会蹦出“妈妈”“爸爸”等几个简单词语,吸引了全屋人的注意力。阴雨天,心却是明朗的。

  地处浙江省桐乡市北部的乌镇,有1300年建镇史,自古就是水乡泽国。因水成市,傍河成埠,历史上乌镇从宋代起逐渐发展为江南贸易重镇,明代嘉靖时期《乌青镇志》更是记载:“富商大贾数千里辇万金而来,摩肩接袂如一都会”,一派城府气象。今日一看,的确是清水穿城过,人家尽枕河,弹丸小镇聚集起烟火万家。谈起往日,老乌镇人却缓缓地摆摆手,他们知道:乌镇,并非从来如此繁华。

  进入20世纪下半叶,年轻人大量外流,大批历史民居衰败和拆除,乌镇水乡风貌渐失,屋旧人稀,破败凋零,昔日江南明珠蓬首垢面,犹如迟暮美人。

  作为土生土长的桐乡人,乌镇前镇长张建林见识过曾经乌镇“真实的破旧”。在他印象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乌镇进镇的路很差,河水又黑又臭,大批古建筑濒危。

  “车子跳,乌镇到。”这是早年浙江人对乌镇的口头禅,意思是只要你感觉车子猛烈颠簸,就意味着到了乌镇,用来比喻乌镇当年路况很差。的确如此,乌镇曾是桐乡最后一个通公路的乡镇,直到1992年乌镇北栅通江苏省的公路才打通。那时乌镇人最好的工作便是到镇上几个国营工厂上班,后来工厂陆续倒闭,人们的生活每况愈下。

  1995年,画家陈丹青去杭州,绕到乌镇,他这样描述当时的景象:“东西栅破败凄凉,剩几户老人,听评弹,打牌,河边衰墙边停着垃圾堆、鸟笼子、还有家家的马桶,年轻人走光了。那种没落颓败,味道是好极了,我原是江南人,走走看看,绝对怀自己的旧,可是全镇完全被世界遗忘……”

  1999年,桐乡市委市政府决定对乌镇古镇进行保护性开发和整治,以保护历史遗产来开发旅游。

  与其他地方搞开发大兴土木、盖高楼、建开发区不同,乌镇的改造是从拆除景区旁五层楼高的百货大楼开始的。本着“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原则,乌镇从邻近乡里收集旧料,将水泥路面全部恢复为青石板路;墙面不是粉刷成鲜亮的颜色,而是将白灰与黑灰混合,在绿植的印衬下更显斑驳;陈年的门窗修好后不是油漆一新,而是按古法用桐油两度刷漆……

  如今,行走乌镇,抬头不见电线电缆,低头难觅水管槽道,连空调外机都用木条层层包裹“藏”在水阁(为了增加利用空间,乌镇人将房舍的一部分架设于河上,下面用圆木桩或石柱打入河床中,当地称作“水阁”)下面。修葺一“新”后,江南水乡小镇再现,人们熟悉的乌镇又回来了。

标签: 编辑:潘洁

声明:

凡注明“来源: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稿件注明来源非本网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