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您当前的位置 :世界互联网大会 > 新闻中心 > 新闻发布 > 共享信息

【文字】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记者见面会实录

发布时间:2017-12-03 20:12:12 来源:世界互联网大会

  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记者见面会实录

  (网剧场,2017年12月3日)

  秦海: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新闻界、媒体界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刚刚结束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我们见证了18项互联网领域的智慧结晶。今天发布的成果覆盖了5G通讯、量子计算、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互联网+”等诸多方面,涉及到互联网的基础理论、技术、产品、商业模式,其中,既有中国本土的,也有来自国际社会的。发布人有讲中文的,也有讲英文的。这充分说明了互联网的国际化,也昭示了未来互联网演进的方向,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与我们现在的社会生活方式息息相关,今天我们第二次在乌镇进行发布活动,彰显了互联网技术的创新力量。这场发布活动也是一次互联网领域领军人物、创新型企业和一些新成长的独角兽企业等对经济社会需求变化做出的回馈。同时这个发布会也是一个思想碰撞、智慧碰撞的重要平台。

  作为推荐委员会的秘书处,我们承担了一些相应的工作。在保证此次活动遵循公平、公正、客观、权威的原则基础上,大会的组委会成立了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推荐委员会。推荐委员会由43名委员组成,中方23人、外方20人,分别来自中国、美国、以色列、德国、日本、瑞典、澳大利亚、英国、俄罗斯和韩国等国家。如果要加上我们推荐委员会聘请的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先生,共计44位。这些委员全程参与了成果评选。今天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两位推荐委员会成员和三位成果发布人与媒体朋友们见面,他们是:

  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教授;

  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所长孙凝晖先生;

  清华大学教授、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主任杨广文教授;

  百度总裁张亚勤先生;

  Arm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吴雄昂先生;

  非常高兴他们跟媒体界的朋友们见面。现在我们把时间交给现场的朋友们,请大家提问。

  提问:大家好,我是《钱江晚报》记者,请问一下张亚勤张总,这个问题也是此前采访到的今年参会嘉宾所关心的,我们所知此前已经面世的无人车肇事频率比较高,百度无人车计划明年量产,如何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一旦发生事故,赔偿问题怎么解决?届时责任如何划分?谢谢张总。

  张亚勤:这是我第四次参加互联网大会,两年前有做无人车的路测,去年规模更大一点。最近确实有很大的进展,当时讲三年商用、五年量产,现在看起来是很有可能达到这个目标,可能还会快一点。刚才这位女士也讲了,我们明年就会在客车方面走向商用。

  无人车整个来讲它的技术、安全性也好都是一定要有保证的,安全性一定是超过目前我们的交通系统,否则的话不可能商用的。目前看一下统计数据,如果无人车走向商用的话,它会降低交通事故,不同的统计方式基本5到10倍左右,所以对整个社会的交通安全有大幅度的提升。这里面可能也会牵扯到一些问题,比如保险制度、牵扯到一些习惯的问题,可能还有一些政策法规的问题。我想技术首先要成熟,然后这些问题都会一步一步的去迎刃而解。我是做技术的,搞科学的,所以比较乐观。

  提问:感谢主持人,我这个问题也是提给张亚勤先生的,今年11月的时候百度是成为国家的四大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之一,同时百度计划要和雄安新区携手打造智能交通示范的城市。我想请问有没有这方面最近的进展可以透露给大家?谢谢。

  张亚勤:我们十分荣幸能成为国家在自动驾驶、智能驾驶这方面的平台。可能有些记者看到了,阿波罗推出之后,整个无人车自动驾驶发展速度有很快地提升,我们希望把这些数据,把技术包括视觉的、高精度的,包括机器学习的技术能够开放给业界。目前因为刚刚成立,所以还在一些筹备的阶段,雄安我们也有很多的合作计划,你们很快会看到更详细的计划。

  提问:你好,我是浙江的媒体,我是浙江广电集团中国蓝网中国新闻客户端的媒体,我想提给百度总裁张亚勤先生的,因为霍金今年说过,他很害怕人工智能,害怕人类被人工智能取代,我问一下百度研发人工智能这方面有没有考虑?目前长远的目标是什么?

  张亚勤:我觉得大家会不会对被人工智能取代稍微担心一些,目前的技术、算法就是一些计算程序、数据,是有很强的能力,但是它没有意识甚至没有共识,所以我觉得大家不必担忧。

  对百度来讲我们还是提供好的技术让大家使用,我觉得今天早上听库克讲到说技术本身是中性的,要和人性更加地融合,我特别支持这个观点。在我们开发技术的同时,一定要和产业合作伙伴,包括高校、包括各行各业把技术用到,不管目前的行业或者是用到未来新的产业里面去。我也很同意今天早上很多嘉宾的观点,就是人工智能是一个新的技术,它让人的工作效率会提高,让生活会变得更美好,使我们把重复性的工作,无论体力还是脑力的减得更少,让人更有尊严、更有价值,更有创造性地工作,这个观点我完全同意。

  所以百度来讲把技术做好,然后和传统行业去结合,然后一起去打造一些新的机会。我们也希望中国在人工智能这个时代,在全球处于一个领先的地位。

  提问:我第一个问题问一下杨广文教授,您刚才在发布会上提到我们的超级计算机曾经模拟过唐山大地震,想请你说一下这个具体的过程,数据是哪里来的?而且怎么算是一次成功的模拟?第二个问题问一下孙凝晖所长,刚才发布的这些先进成果里头,您觉得哪个是最可圈可点的?比如人工智能方面,可不可以发表一下评论?谢谢。

  杨广文:我简单说一下,实际上超算应该是一个交叉学科,要用好超算,里面既要有数学的、又要有物理的,又有工程运用的,是多学科人员交叉的,所以现在早的超算应用是重大的科学应用的问题,这是从超算本意来说。你刚才提到我们模拟地震,实际上当时也是“戈登·贝尔”奖的学说,“戈登·贝尔”有三个条件,一个有足够大的机器,第二有足够壮的问题,第三个要算出足够好的结果。我们这个获奖实际上是用神威·太湖之光全机1000多个核同时做,把唐山大地震的过程又做了一些精细的模拟和描述。它实际上是高精度模拟,模拟以后大家经常会有问题,当然我对于地震是外行,我们通过做这个有一些了解,地震的预报是很难的,地震预报指的是地震的时间、地点和强度,这个预判很难。但是透过这个模拟计算可以降维,比如这个假如地震了,进一步再确定将来的余震,或者将来模拟的情况,加上防震救援怎么做,这个可以起到这个作用,所以目前来看地震预报是很难的事情,所以我们通过模拟计算,我们这次做的对唐山地震整个过程的模拟,将在灾害的评估、灾害的救援,特别是一些地震比较多的地区关于房屋、建筑的设计可能会起到一些理论的指导意义。

  孙凝晖:这个问题特别难回答,说不好就得罪人,座上三位发布人的成果都是非常棒的。从中国现在强调中国引领的角度,仅仅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觉得量子、光量子计算和摩拜那个模式创新,只能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因为我是做计算机研究的,我深刻的知道现在基于电子计算机技术它必然会遇到天花板,我们做的超级计算机如果要求再提高一千倍的话,它的天花板就在那了。如果我们人工智能应用,我们现在比较有把握把它现在的性能再提高一万倍,再往后也会碰到天花板。所以我们必须依赖于新的物理原理、新的科学原理的颠覆性创新。

  量子计算虽然它的道路可能是20年、50年甚至100年,但是它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想象一下我们1946年以前,甚至十九世纪我们做差分机的时代,那时候的计算和今天的高度相比是很远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角度来说,它给我们打开了一扇微弱的窗户让我们看到遥远的未来,无论我们真正做到像人类思考的人工智能,还是星际旅游都离不开非常强的计算能力,所以我特别提一下这次发布中间有四个成果与计算相关,还有Arm是物联网计算能力,还有AWS属于边缘计算的解决方案,所以计算的能力永远是一切的基础。

  第二个摩拜自行车,我们每个中国人对它太有感情了,这个模式创新是中国在世界上首创的,我们是引领的。所以每个人骑自行车不光代表科技,代表中国人的一种情怀、一种回忆、一种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个人来说我特别喜欢中国式的创新,从这两个角度来说,只能说这两个对我的印象比较深刻,其实每一个在自己的科技领域都是世界领先的,都是非常棒的,谢谢。

  提问:我想请问评委,这次评出18个项目标准是什么?看了那么多项目能否从里面给我们几条未来的趋势总结,让你觉得最有期待的趋势?这是我的问题,谢谢。

  魏少军: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有什么标准那就是“领先”,“领先”两个字非常重要,其实这个评审的过程外界因为不太了解,我愿意跟大家透露一下,我们一共43位评委,其中有20位是外面的,有23位是国内的。我作为评委之一全程参与了整个评审的过程,也很简单,我们把900多个项目拿到以后,我们要花很长时间去看,然后根据我自己的判断我要先选出比如说60名,然后这60名我选出来我上交了,其他评委也选出60名上交,所有这43位评委把他们选出的结果都汇总,那大家的判断标准是每个人心里掌握的。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43位评委应该讲非常集中,集中选出前面的60位,可能中间有那么几个会偏差,比如55位到65位不一定很集中,但是前面的可能55位或者50位非常集中。说明大家在判断的时候是有自己心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尺子,这不是个人的问题,是整个科学界对这个问题一种客观的判断。但是初选当中我们出15名、20名交给两位主席由他们最后定夺,所以我想领先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不领先我觉得路就很难了。

  可能你们会问的一个问题,你们怎么判断他一定在未来还可以领先呢?我想这是有时效性的,我们判断是今天领先,没有判断他明天会领先,当然我相信这么多的科学家选出的课题、选出的项目,在未来一定有更大的概率成功,所以这个过程也充分反映我们整个遴选的过程,没有任何行政手段在里面起作用,而完全是遴选委员会个人判断和集体判断的结果,希望能回答你的问题。

  孙凝晖:我从这18个成果中间我也看到了未来互联网发展的几个趋势,就是我在今天下午听了两个小时的感受。一个是发现信息基础设施还是最重要的,虽然人工智能很热,但是你发现里面的计算基础设施和以5G为代表的网络基础设施,还是我们信息最基础的东西。我统计一下大概有7项是跟这两个基础设施相关联的,我预测明年在这个基础设施领域还会占很大的比重。然后另外两个趋势,人工智能不用说了,所有业界在炒人工智能,它应该是我们互联网发展的引擎,还有其他三个是跟出行相关的,特斯拉其实是做能源的,是它的新能源汽车的基础,还有两个。

  这三个跟实体经济相关都是改变了我们实体经济中特别刚需的那一部分。怎么用这些人工智能也好、互联网这些新技术也好,怎么改变我们,特别是刚需的那部分而不是小众的那部分,可能是未来互联网大的发展趋势。所以大家可以看看,明年在选出的代表之前,我是不是还是在这些大的方向上来,所以领先不仅仅是我们学术上技术上世界最好的,甚至它能得到诺贝尔奖,他应该通过互联网技术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我们新经济,从这个角度他应该是领先的,这是我自己的理解。

  提问:我想问一下杨广文主任,我是《杭州日报》记者,刚刚在发布成果最后结束的时候你说了一句话,是想把超级计算机应用在制造领域,我想问一下在未来您如何打算把超级计算机应用到计算领域。另外清华大学跟浙江应该是联系的很紧密,包括我们现在的乌镇所在的嘉兴有清华研究所研究院,浙江是制造业大省,你在这个领域里未来跟浙江有什么样的合作打算呢?

  杨广文:谢谢提问,实际上超级计算本来从开始研发是解决重大高端的问题、高端的科学问题,高端的工程问题。所以现在在无锡的超算中心布局是第一类解决重大的科学问题,比如说天气气候、生命、材料等等,另外我们也支持一些重大装备,比如说深海装备、发动机等等。另外因为这台机器是放在无锡市,超算中心也想怎么为地方政府做点事,因为无锡是制造业强市,所以怎么支持制造业。我也调研了一下,实际上你一说制造业怎么转型升级?我理解应该是在产品设计的创新性设计上,创新设计好说,但是我走到很多企业,大家的创新设计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那么我们做超算支持制造业是集中在产品的创新设计上,由于我们现在并行软件的研发后面还有上升空间。所以我们一方面在这方面选择合适的方向做,另一方面怎么支持制造业?我列了4个平台,每一个平台有应用单位、应用支撑单位和计算机的支持人员和计算机合起来做这些事。所以我想实际上我们是计划做一些比如CAE设计平台,现在我们也在打造,现在在电机设计,最近造访江苏有两个电机企业,最小平时小的风扇最后大的风动电机,发现他们都需要通过计算机进行数字模拟提高它产品的质量、缩短产品的研发周期、主要从提高质量角度来说,但是另外一个角度这方面需求,超算的支持,并行软件的开发还是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们想这方面可能我们会组织国内外的优势单位,刚才说了是很多单位,不一定是计算机应用的,我们一起来做这个事。

  另外你刚才说和浙江怎么合作,因为我们超算是对外开放的,无论江苏还是浙江,国外也有很多用户,这个角度我们也是这样的支持。刚才你提长三角研究院,我们这个超算中心是长三角研究院派驻机构,我们应该站在国家的角度怎么支持地方经济,大家的使命是一致的,将来有合适的也会跟江苏省的企业进行合作和江苏省的政府合作,去支持一些重大的应用。

  因为实际上我再补充一点,现在大家知道人工智能大数据发展这么迅速,得益于今天互联网的发展。但是最终这些数据要想处理,一定离不开超算,所以我想在多个方面将来有机会跟不但是浙江,和其他很多省份应用部门进行合作。

  提问:我是《未来网》的记者,问一下吴总,这次领先成果发布我们看到很多成果是跟老百姓息息相关,像滴滴、摩拜等等。那么,技术发展的很快,但是有些像政策性的问题,还有理念的问题可能有一些滞后,怎么协调这方面的矛盾?

  吴雄昂:我想您指的是物联网安全或者是隐私这方面的。我觉得政策当然是一方面,因为Arm是提供核心计算平台技术的厂商,所以从我们角度来讲,现在其实我们看到物联网,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技术基础的架构不在这,那怎么样把安全,特别是将来以后每一个设备,甚至几十人民币的设备都要上网要智能化,这样的信息采集按照怎么保证,不是一家公司能够做出来的,我们要通过这个价格规范怎么样和产业链和政策配合才可以把安全做得好。所以我觉得这个里面有两个要求,第一个是负责这个架构的体系本身能够支持这样的多样化;第二个是在模式上能被业界上下游都信任开放的,而不是封闭式的系统,这两点是我们带来的核心价值。

  提问:谢谢主持人,我的问题提问给魏所长,我们知道嵌入式CPU设计技术问题都取得非常重大的进展,下一步国产CPU的芯片如何更好推广智能手机终端上,包括我们未来在高端CPU芯片以及我们的软件应用方面有怎样的设计和规划呢?

  魏少军:确实我们在国家重大专项的支持下,国产的CPU已经取得了比较重要的进步,比如我们杨广文主任所使用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用的CPU就是完全由核高基支持下自主研发成功的。我们桌面计算机上的CPU也取得重大突破,刚刚闭幕的十九大会议上用到的几百台国产计算机全面支持十九大会议需求,获得领导部门高度赞赏。我们在嵌入式CPU上也取得了很大进步,比如就在杭州,有一家叫做杭州中天的企业,也在核高基支持下在嵌入式CPU上有比较明显的突破,累计用量已经超过5亿颗,但是跟ARM相比还是很小,当然它的特点很明显,就是他与阿里的云OS形成了互补,构建了一个全新的物联网的平台。这样的一种发展,虽然我们跟国外的同行相比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是已经看到中国自己CPU发展过程当中有了自己相应的平台,并且开始获得市场的认可。

  当然有CPU就得有软件,所以我们的软件在发展当中也一直在奉行和硬件的融合发展,比如我们发展当中强调叫应用牵引、整机带动、软硬件融合的发展模式。通过硬件和软件的有机结合,使得我们的硬件、软件同步发展。

  那么当然在进入云计算这个时代以后,我们的互联网企业的软件能力非常强大,他们已经可以不完全拘泥于已有的硬件平台地限制,而能够把大量的应用通过自身的努力形成一种云的平台,云计算的平台。这些工作、这些变化我想对于今后的互联网,特别是跟互联网相关的云计算和大数据,都将构建一个比较坚实的基础,逐渐的形成中国特色。其实我们在互联网、云计算、数据中心应该讲已经逐渐地开始形成中国特色的产品了。

  当然我们讲,中国特色并不意味着中国封闭而应该是全球开放的,这个过程会随着我们的努力逐渐地越走越强,而且与同行也会合作越来越进步。

  提问:您好,我想问一下孙所长,评选的过程当中,咱们怎么界定领先和创新?因为现在在今天发布的项目当中,在我们实际应用其他的项目也有一些类似的模式,不管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的项目,然后如何来界定什么叫做真正的创新、真正的领先?

  孙凝晖:首先领先分成不同的赛道,这里有模式的领先、有基础理论的领先,有关键技术和产品的领先,也有市场上形成的市场的领先。所以它是不一样的。学术领先可以通过国际的学术认可,大家的公认来体现;市场的领先是靠它的已有的市场地位对它的评价;我们很多商业模式的领先,大家可以得到公认可以看出来的,关键技术领先是属于技术界要达到共识的。所以领先很难用一个统一的标准,用同样的方法来界定的,我想所有的评比,无论是国家奖还是大会的奖,它选出来的都是最好的,但是一定有没有被选中的它有是最好的,只要有选择就是有一个数量的限制。

  所以我们今天选的18项都应该在它所在的那一个领先的定义下是最领先的;我想很多没有选中的,他们也是在他们小的赛道上也是领先的成果,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如果能坚持5年、坚持10年,一定能够有更多企业获得更多种类的,更多样式的领先成果出来,我想时间会带来更多丰富多彩的内容。

  提问:谢谢主持人,我是《新京报》的,今天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有华为的5G,还有高通的5G都同时入选,我想问一下魏少军所长和孙凝晖所长,你们是推荐委员会的专家,想问一下他们两者同时入选有什么异同?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绍一下。

  魏少军:其实这两家被认为是领先的成果有它的道理,就是他们两家各侧重的两个侧重点是不一样的,一个是系统,一个是手机终端这方面的,所以两者相辅相成。应该讲我们国家总九十年代开始投入到移动通讯的系统开发当中的,我们在第一代是0,第二代机器智慧,第三代有自己的标准,第五代基本追平,我们在移动通讯整体架构上有部分领先了,这个集中代表就是华为,所以我觉得在第华为是当之无愧。我们看到在终端这个领域上,国际上像高通这样的企业长期仍然是处一阵营的领先位置上,当然我们的企业慢慢已经直追,前四位我们有两家,也不算太差。像孙所长所说的,相比之下,作为第一次能够把5G整个协议站能够做好的率先发布的应该是高通,所以我们选择这两者是因此它们各自侧重不同的细分领域,虽然是5G,但是一个在系统端,一个在终端上。

  孙凝晖:我完全同意魏老师的判断,高通在核,是modem核上依然是全球最领先的企业,但是5G不完全是凭性能的,我们1G到4G可以用一个性能指标代表,但是5G是更多样的应用,包括互联网很多的新应用。所以不光是性能、包括华为提出的技术、包括是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所以5G新的应用场景下的端到端的优化,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上应该是世界领先的,所以我们也期待5G能够尽早进行商用,能够给我们带来互联网提供更好的支撑。

  秦海:媒体朋友们,提问环节到此结束,感谢媒体朋友们对今天发布成果的关注,同时你们也就感兴趣的成果和相应的推荐程序提出一些问题。两位推荐委员会的委员和三位发布人分别就人工智能、中国现有的技术能力,特别是就我们今天所发布的成果的公正性、客观性。权威性以及覆盖的基础理论、技术、产品、商业模式,分别从不同的专业视角,特别是从学术研究、产业化、商业开发以及产业生态体系的角度,回答了媒体朋友们的提问。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同时因为这是一年一度的乌镇时间,所以也祝愿媒体朋友们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生活愉快,尽情地享受乌镇时间!谢谢各位!

标签:世界互联网大会 编辑:金斌